关于本科毕业后的事情

我也到了这样的日子,需要开始考虑「本科毕业以后」的事情。两年前,我比较草率地告诉了自己:「你想读研」。两年间,这个问题与这个答案,一直未曾掀起像样的波澜。我顺风顺水地取得了一些成绩,被打上「大佬」的标签,同学们笃信「他会读研的」,我也慢慢地信以为真:「我想读研」。事实是,两年间,我从未对此认真考虑过。这道曾经没解完的题,它又回来了。只是这一次,我无法顾左右而言他,不得不迎面而上。

选项概括起来就两个:工作、读研。咱们学一学鲁滨逊,先做个 Pros. & Cons.:

优点缺点
工作兴趣驱动、相对自由、经济独立「天花板」低
读研学历加持、平台更高、社交圈子时间、金钱成本

好了,列完了,答案是我想选择工作。对不起薯片,我又推翻了几个小时前跟他聊完的结论(笑)。

我为什么想选择工作,这两点原因是最主要的:

其一,我喜欢创造事物。我至今共有两种热爱(到灵魂深处的那种)的事情:一是「电理」,一是「编程」。所谓「电理」,其实是我自己的黑话,可以视为数电与模电的总称,是我小时候(初中之前)无比向往的一类知识,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借此创造出遥控器、电视机这类事物。接触到电脑之后,「编程」代替了「电理」。所谓编程,我特指的是狭义的「编码过程」。我享受于创造产品,但是并不享受在其中照搬算法这类不带创造性的过程。这两种我热爱的事情,吸引我的共性是「创造事物」,最近我也经常将其称为「创造艺术品」。工作在其中时,我能由衷感到被我称为「创造艺术品」的快乐(但是写论文跟做实验,不大行~)。

其二,我不喜欢被约束。就算我很早就为自己的人设打上了「程序员」的标签,但我并不愿意再进一步约束自己。我看到了某个喜欢的事物,我就会去学。与其将自己限定为特定的「前端」、「算法」,还不如看到什么学什么(比如,比较冷门的…VBSHTA,还有…机械舞?!)。要说这是「三分钟热度」,其实也没错,但是在三分钟结束之前,我能 200% 地燃烧这份热度。如果选择工作,一切都由自己掌控,我前一份工作可以是「安卓开发」,下一份也可以是「iOS 开发」。如果选择读研,我会安于一隅,主动将自己定义(限制)为那个特定的角色——「人工智能训练师」(笑)?安全研究员?我很惧怕改变(带来的机会成本),在三年的成本已经沉没之后,会更惧怕改变的。

所以其实我一直都很清楚「感性」上自己的选择是什么,之所以会犹豫这么久,完全是因为「理性」。

我其实是在害怕选择「工作」后的机会成本,也就是失去读研的「好处」。我可能会遇到「学历壁垒」,我可能会失去读研带来的一系列诱人回馈:学历、平台、圈子等。但是,这种想法有个瑕疵:考虑回馈的同时,我需要同时考虑到其成本。读研的成本,显式地,有三年的时间、一定量的金钱。这个成本可以很大,也可以很小,我看不透。但是我一直忽视了其隐式的成本:失去直接工作的「好处」。也就是,我对工作更感兴趣、我更自由、我能提早经济独立等。感性与理性,两个部分的我在此交锋。

选择「工作」,等于用一定量的发展前景换来确定的快乐与自由;选择「读研」,等于用一定量的快乐与自由换来确定的发展前景。当然,工作了我不一定能保持快乐,如果研究领域感兴趣我也可以读研读得很快乐,只是我对现状的认知,大抵是可以这样描述的。

想起来自己在初中的日记中写过:「物质收入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收手,主动停止进步,追求精神生活」。现在看起来,何尝困难。「读研」的潜在收益已经让我欲罢不能,无法坚定地选择自己笃定喜爱的事物——事实是,我并没有收手(虽然我还没开始赚钱)。说起来这句话也挺模糊的,「一定程度」是什么程度?我相信,无论是工作还是读研,我的薪资水平,比不上别人是永恒的,但多少也能跻身一个「小资」了,至少超过「温饱」线了。够了吗?不够吗?如果此时我回答了「不够」,会不会永远也没有「够了」的那一刻呢?

我高中同桌曾经跟我聊过一个知乎话题:「接受自己平庸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??」。我觉得这是必须跟自己和解的一件事。自己必然是平庸的,可是自己直到什么时候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呢?再摘取一段「禁止转载」的知乎回答:

但是后来,当我做过一些尝试,发现自己其实真的能力有限,那些普世认为的好生活不是我的能力能达到的。大的学区房,出行头等舱,每年海外游,等等等等,通过各种渠道灌输进我们的视野,觉得那才是人生常态。其实不是的,自始至终,只有少部分人过杂志上的生活。一直都是。

——大笨@知乎, 原文链接

正在写下此文的我,感性占据了上风,但是终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多少得把这部分「感性的我」记下来。我当然无法同时分饰两角,日后理性占了上风时,才有机会回来与自己对线。